晚会现场,“全国美丽乡村发展振兴联盟”进行揭牌,该联盟旨在通过相互学习、相互交流,实现乡村振兴战略。“全国美丽乡村发展振兴联盟”由“中国最美休闲乡村”“中国十大幸福村庄”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发起,目前联盟成员包括河北邯郸小堤村、河北响堂水镇、河南平乐村、山东大宗村、江苏马庄村、河北塞罕坝林场、湖北鄂州峒山村等。

央广网北京6月17日消息
据中国乡村之声《三农中国》报道,一个普通的山区贫困村如何改变面貌?一开始,地处秦巴山区的湖北省保康县的尧治河村与其他地区一样,利用自然资源,修公路,开磷矿,付出巨大努力之后,虽然经济上有所发展,但是原来的绿水青山都成了荒山秃岭,村民生活在矿场污染当中。
能不能又环保又富裕?尧治河村壮士断腕,关闭磷矿,开展乡村旅游,经过几年发展,尧治河村成为全国少有的拥有3个4A级景区村庄,仅今年五一的旅游收入就超过780万元。两次创业,尧治河村的实践探索了人与环境和谐发展的新途径。
高高的大山,深深的峡谷,尧治河村坐落于湖北省保康县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,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,与贫困为伴。今年已经72岁高龄的村民姜盛云,依然清楚地记得以前的苦日子。
姜盛云:那时候,一顿都吃不好。我吃的少,吃的就是自己种的苞谷、玉米,种的杂粮。以前住的都是干打垒,土木结构。现在住的比那时候强一百倍。两层半的小楼,四个卧室两个厅。
不仅是姜盛云,所有尧治河村村民如今都住进了二层小洋楼。这些住房由村里统一规划、统一出资建设,供村民自主购买;针对家里情况相对困难的农户,村财政还会为其填平补齐。姜盛云老汉辛苦了一辈子,在自己的新房里聊起现在的生活,乐的合不拢嘴。
姜盛云:我就是尧治河村土生土长的人,有福气的多。你说思想上有问题了找孙书记,身体有毛病了就找卫生员。
姜盛云口中常念叨的孙书记就是尧治河村的村支书孙开林,他也是尧治河村“华丽转身”的带头人。每次谈起尧治河村的发展,孙开林都显得底气十足。
孙开林:全国掀起精准脱贫、精准扶贫的第二轮风潮的时候,我们没有走在别人的后面,我们村里没有穷人也没有富人,基本上都有房子,都有事情做。
现在的尧治河村称得上是走在了国家扶贫政策的“前面”,100%的农户住上了小别墅,全村基本实现了整体脱贫目标。那么,这曾经的山区贫困村是如何蜕变成今天的“首富村”的呢?
这种转变,还得从一句老话说起——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。
1988年11月11号,一声开山炮炸响了尧治河的移山之路。尧治河村地处深山峡谷之间,想修出一条公路并非易事;要想干成,就必须得有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。为了修路,全村干部东拼西凑,甚至通过抵押房产换来了启动资金。而在修建过程中,由于山路崎岖陡峭,不少村民也因此受了伤。
村民姜盛云:我没有受伤,但别人受了伤,有时候炸到脚了,锤子撞垮了,有时,像晚上发生事故的,都有。
总长6公里的山路,尧治河村人整整修了一年;而代价是,5人致残、4人牺牲。路修通的那一天,村民们几乎买光了镇上所有的鞭炮,宣泄心中复杂的情绪。这条几乎花光村里人所有积蓄、倾注了无数汗水和期望的公路,在日后也终于成了全村的“致富路”。
采访过程中,湖北省扶贫办副主任柳长毅告诉记者,基础设施建设是山区脱贫过程中面临的普遍难题;而在湖北的山区,像孙开林这样的“愚公支书”、尧治河村这样的“愚公村”还有很多。
柳长毅:在农村里面,像这样的情况多了。我在郧县当县长的时候,有个村里的干部把自己的转业费都拿出来,自己的孩子都没钱上学,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打通了一个一千多尺的山洞,把村里跟十堰市的茅坪乡连在了一起,那这种自力更生的精神。
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而山路通了之后,摆在山区贫困村面前的问题依然严峻:靠发展什么产业来真正打通致富路和脱贫路呢?经过调查研究,尧治河村选择依托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,发展磷矿产业。这份不知让多少人眼红的矿产,成就了尧治河发展的第一桶金。
然而,发展矿产虽好,可孙开林却在其中发现了新的问题。
孙开林:以前没注意环境问题,修路开矿,挖的乱七八糟,我们意识到长期这样下去,给我们带来的不是财富,是灾难。
正如孙开林所说,开发磷矿资源虽然收益颇高,但所付出的代价同样巨大。不仅影响环境,还因为磷矿业在尧治河村的经济占比很高、经济结构单一,但凡磷矿行情出现波动“打个喷嚏”,尧治河的经济收入就得跟着“感冒”。
孙开林:波动很大,五年一个周期。近来,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,我们辛亏之前没有分光,要是分光了,现在就支撑不下去了。
面对磷矿市场波动性大、修路开矿对环境造成破坏等难题,尧治河村经过反复讨论和商议确定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——壮大集体经济,留存发展资金,积极布局转型。保康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都正阳
见证了孙开林对发展集体经济、实施产业转型的坚守。
孙开林:从第一车矿石拉出去,挖到第一桶金,当时就有民工建议把钱都分了,孙书记坚持不分,要搞再发展。
钱是留下来了,可干什么?怎么干?对此,孙开林有自己的打算,他打算把新农村建设与产业转型的机遇都押宝在生态旅游上。而一开始,这个想法却并不被大家认可,村民们对发展前景也普遍缺乏信心。为此,孙开林和村干部们反复调查研究,挨家挨户向村民们解释,说服大家共同“转型”,全力发展生态旅游。
孙开林:有人说,开矿就开矿,为什么要发展旅游。我们过去为什么发展旅游,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,但是还是比较空洞。我们把旅游作为载体,3A打到多少分,通过旅游这种载体,使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,干部的综合素质也提高,农村的情况得到变化。磷矿富村,旅游富民。
如今,尧治河村已经成为全国少有的拥有3个4A级景区的“县级村”。仅在今年五一期间,旅游收入就超过780万元。走进尧治河村龙门广场旁的农家乐,一阵豆腐的清香味扑面而来,店主李大姐每天都进进出出的忙着张罗生意。
李大姐:这是我们家自己的。我们也是去年才开的,今年五一还可以,一天就要做十几桌,一桌几百块钱。就做这个,不上班了。
随着新一轮乡村游旺季的到来,尧治河村也成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“热点”。说起现如今旅游给村里带来的效益,村党办主任吕泳和显得滔滔不绝。
吕泳和:节假日,星期六星期天到处都是人,我们光五一接待2万多人,光五一的收入就700多万,不光是门票收入还有住宿、餐饮,还有购物啊。游客主要是十堰还有陕西安康,襄樊的、武汉的。很多从武汉来的人,在这里一住住一个星期。
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磷矿开发、生态旅游和资本运作已经成为尧治河村发展的“三驾马车”。正所谓,“愚公不愚”,山区脱贫还需理念先“智”。尧治河村以集体经济的发展模式与超前布局的产业思维
走在了扶贫政策的前面:集体所有的资金抵御了磷矿行情的起起落落,让尧治河村有余力布局生态旅游业;同时也克服了贫困的流动性,使因病因灾返贫的概率大幅降低。
面对未来,尧治河村的村支书孙开林告诉记者,下一步村里将继续优化产业结构,让“中国山区幸福村”的名号更加名副其实。
孙开林:尧治河村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,但是我就是觉得要把尧治河村建成名副其实的中国山区幸福村,建成名副其实的美丽乡村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尧帝神峡。

保康尧治河村党委书记孙开林在晚会上发出宣言,将深刻学习领会党的十九大精神,精准把握国家“乡村振兴战略”的内涵实质,牢记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总要求,努力探索新时代美丽宜居乡村发展的新途径和新方法,适应不同地区发展的可复制的经验模式。

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,&nbsp&nbsp&nbsp&nbsp雅俗共赏“花鼓戏”。

同时,孙开林也向全国各地乡村发出倡议,期望有更多的乡村加入到这个联盟,形成更大的力量,为“富美乡村”的共同目标而奋斗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飞瀑流泉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媒体聚焦尧治河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群峰竞秀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全媒体记者走进尧治河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全媒体记者刘昱婷 游一雯 通讯员吕泳和

&nbsp&nbsp&nbsp&nbsp阳春赏花、盛夏避暑、深秋看叶、严冬踏雪,坐拥尧帝神峡、老龙宫、野人洞、野人谷、磷矿博物馆等多个景点的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,山青水绿风飞絮,地灵人杰气象新。

从开矿到旅游 浙江山区贫窭村完成蔚蓝脱贫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。&nbsp&nbsp&nbsp&nbsp它既是鄂西北生态旅游线上的一颗明珠、襄阳人乐不思蜀的世外桃源,也是完成了由高山极贫村到“中国山区第一村”巨变的新农村建设典范,更是一张在新时代发展潮流中越擦越亮的金名片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5月5日至6日,由襄阳日报传媒集团、襄阳市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发起的“全媒体记者陪你看襄阳”走进尧治河活动举行,全国各地30余名全媒体记者和30名旅行社老总齐聚尧治河,一起品味现代乡村与自然风光的结合之美,领略尧治河的独特魅力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艰苦奋斗砥砺书写新传奇

&nbsp&nbsp&nbsp&nbsp峡谷曲折幽长,沟内群峰竞秀,水清谷幽,峡谷飞瀑,碧波荡漾,怪石林立,既是“山水画”,也是“田园诗”。全国幸福村庄尧治河,在今年“五一”小长假期间,迎来了近5万名游客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5月5日,冒着绵绵细雨,全媒体记者和旅行社老总们来到这片生机勃发的大地,穿尧帝神峡、进农家别墅,听幸福故事、叹深山奇迹。尧帝神峡、对弈园、老龙宫、磷矿博物馆……在村里,25公里的循环观光路将60多个景点一线串珠,形成了赏心悦目的旅游专线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谁能想到,30年前的尧治河还是一个群众衣衫褴褛、房屋破败不堪、出行极为不便,来了就想走、走了就不愿意再回来的地方。